您的位置 : 主页 > 资讯 > 言情 > 长女谋心乱皇都

长女谋心乱皇都

时间:2019-01-30 15:21:06来源:5号阅读

长女谋心乱皇都 连载中

长女谋心乱皇都

来源:掌中云作者:九歌主角:楼萧然 阮瑾瑜

小说简介:《长女谋心乱皇都》是一部已完结的言情小说。小说内容精彩好看,情节跌宕起伏,小说以楼萧然、阮瑾瑜作为主角,悠作者九歌进行编写。《长女谋心乱皇都》主要讲述了:今天原本

楼萧然、阮瑾瑜是作者九歌所著小说《长女谋心乱皇都》中的主角,讲述了:阮瑾瑜知道她自己处于一个局中,可是她不知道应该相信谁?至于她的师傅楼萧然,所有人都知道国师深得皇帝信任,可是阮瑾瑜从来没想过两个人竟然会牵扯到一起。而她阮瑾瑜竟然有幸成为了楼萧然的徒弟,可是外祖父让她不要相信楼萧然。不过楼萧然对她的好是真心地,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,但是阮瑾瑜待在他身边,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,她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,就需要知道所有人都隐瞒了什么,而楼萧然恰巧是知情者。

长女谋心乱皇都

《长女谋心乱皇都》第143章 .杏林幽会

看到圣上现在对我信任有加,又颇有些倚重依赖的目光,我总不免有些恍惚——那个懦弱,被他看不起的阮瑾瑜,总算是远去了。

“瑾瑜,你再给朕扎几针?朕昨晚没睡好。”圣上揉着脖子,眼袋有些明显。

我立即从那段记忆中跳脱出来,笑着说,“不必扎针,点按穴位就能让圣上您放松精神,安然入睡了。”

圣上表情甚是欣慰,看着我的目光中饱含赞许和慈爱,与记忆中冷漠暴虐的圣上判若两人。

我心底不仅有个疑惑,是因为两个阮瑾瑜不同,所以看圣上不同?还是两个圣上本就不是同一人呢?

带着这古怪的疑惑,我净手焚香,上前为圣上点按穴位。

不足两炷香的功夫,圣上的呼吸就变得均匀而绵长了。

我心底不禁有些得意,如果一个人连睡觉这样本能的事情,都开始依赖另外一个人的话……那这人大该这辈子都离不开这种依赖了。

我举目从圣上背后这地方,环顾金殿,金碧辉煌的殿宇,从高处俯视,视角不同,人的心境似乎都不一样了。曾经那个卑微懦弱的阮瑾瑜一定不知道,从高处往下看的滋味是怎样的吧?

我有种狐假虎威的虚荣感。

方全在一旁轻咳一声,提醒我圣上已经睡踏实了。

对了,我还跟三皇子约了在杏树林见面呢!

我轻手轻脚的离开殿宇,小声对跟出来的方全交代,“我有些事情,出去一趟,圣上若是醒来寻我,你帮我拖上一阵子,我尽快回来。”

自打我救了他干爹,这小子简直把我当他爹了。俯首帖耳,连连点头,“您放心。”

我左右看了一眼,午后人容易犯困,特别是这暖洋洋的太阳一照,人更是困的睁不开眼睛。六皇子这会儿没在殿前,许是躲去打盹儿去了。

趁他不在,我快步绕了个弯,往杏树林前去。

在宫中,一举一动都得特别谨慎小心,稍有不留意,有可能招来的就是杀身之祸。

我一路都是格外谨慎的,耳朵竖的兔子一般,敏锐的六觉也被我发挥到极致。

眼见四下无人,我蹭的闪进杏树林。

三皇子竟比我来的还早,他沉稳的脸上却是藏匿不住焦急之色,能叫他这般牵肠挂肚的……会是什么事儿呢?

“三皇子安好,您这么着急寻我……”

我话都没说完,他就急忙开口。

“听闻你要离宫了?”

“我师父伴驾也不过几日的功夫,我如今是替师父侍奉圣上,圣上精神已见好转,我怎能继续逗留宫中呢?”我颔首说道,如今都被说传言说,圣上要封我做娘娘了,我再待下去,真成了娘娘怎么办?!谁还我清白!

“这……”三皇子欲言又止,拳头攥紧了松开,松开又攥紧,“阮小姐离宫以前,能不能替我去探望一个人?”

哦……还真让我猜着了。他找我,也只能是因为这事儿了。

三皇子见我不答,抿了抿嘴,艰难说道,“你代我转告她,让她一定好好照顾自己,也要……保护好腹中孩儿,待将来……将来必有一日,我会……会……”

将来?他会怎样?他还能将太子良娣娶过来做自己的妃子么……

我正欲翻白眼,却猛地想到……正妃是不可能了。但若是侧妃,是妾呢?如果有一日,他夺得了帝位,偷梁换柱,让表姐隐姓埋名摇身一变,再变成他的女人,也不是不可能呀!

我骤然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话他在心里藏着正常,他怎么敢!怎么敢对我说?!

我瞪眼看着三皇子,他却猛地把手探进怀中,嗖的抽出那张帕子。

我眼珠仿佛被针扎了一下,摁着他的手——连帕子带他的手,都摁回他怀里。

“这帕子给表姐招来多大的祸事,三皇子忘记了么?怎么还敢拿出来?”我既生气又无奈……那祸事说起来还跟我有关呢。

三皇子眼底灼热,呼吸略显急促,“你替我告诉她,这帕子,我一直贴身藏着!”

他拍了拍心口处,帕子就在那里放着。

我皱眉,见他目光切切,实在不忍心拒绝,便只好点了点头,“我今日就去探望表姐,想来圣上不会拒绝我。”

“多谢!”三皇子微微点头,“我先走一步。”

他四下看了一眼,从另一个方向离开杏树林。

我背着手在原地徘徊了一阵子,等三皇子走远了,我再离开。我觉得有些好笑,如果不是我知道他喜欢的是表姐,我们俩看起来还真像是幽会的男女。

可待我提步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是一点儿也笑不出了——有个人正背靠着树,抱着膀子眯着眼,也不知在这树上倚靠了多久了,简直要和树干融为一体。

我心底一惊,暗暗回忆,刚刚我和三皇子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吧?不会落下要命的把柄吧?

似乎没有……我低着头,绕过他便走。

本小说连载于“掌中云”,为保护作者"九歌"的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